是科幻还是灵异?北大自习室里鬼魂出没zt

| 2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

From zoomq

你,通宵熬夜自习过吗?比如:期末考试将至,却发现选修的课程有一半没有去上过,及格的可能和国家足球队出线的可能性相当。又比如:距离 CET6级考试只有一周时间,却发现刘毅5000上一半的单词都不认识。再比如:导师下了死命令让你一个月之内交论文,却发现他给的参考文献80%以上是鸟语天书。你能怎么办?于是告别了温暖的被窝,摸进又黑又冷的自习教室,蜡烛、手电筒乃至应急灯的光明灭定。夜半时分,又困又饿又冷……身边漆黑一片,寂静无声,这个时候,害怕吗?或者突然就有什么东西出现……

北大自习室里鬼魂出没

比方说:你突然听到,除了自己的心跳之外还有一个“人”的心跳,频率之快已经超过了活人的极限。比方说:你突然看见,手中的书本上的笔记和字迹自己居然一点也不认识,完全是另外一个人的手迹。

你尖叫的时候却绝望地想起来,这个时候周围不可能有另外一个人可以帮你,你最好的朋友此时依然熟睡不醒。无助和孤独比恐怖本身更可怕。也许第二天,他们会发现你————————失踪了?不知所终其实比死还可怕……所以:上通宵自习切忌一个人,切忌切忌!!

北方的大学的寝室,到了十一点钟是要统一断电的,所以要在校园里面找地方上通宵自习是很不方便的一件事情。不过学校里面还是有地方的,只要你认真找的话。

当然啦,作为快要毕业的师兄,还是要提醒DDMMS要注意下面七个地方,虽然那里有时候有长明灯,但是千万不能随便去的。呵呵。

唉,想来也是,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的,要不然你们那几位学长学姐也不会……都是后来出了这么多事情……SIGH

它们被称为“北方大学夜半十一点后到早上六点半钟之六大禁地”,如果你也去了,可能你就再也回不来了。

五教609教室

58宿舍楼第一层水房

老生物楼后院的日光温房

六教115教室

图书馆旧楼楼道

还有最恐怖的——计算中心第三机房

六大禁地之一,五教609教室,也称为:十五个人自习室。

五教很早以前被称作烈士楼,这是因为每年总有一两个想不开的学生在这里跳楼,那个时候六教还没有盖起来,除了莫名塔以外五教就是北方大学校区里面最高的建筑了……

其实这所那些可怜人都是各院的大牛人,一个个GPA狂高,就是竞争压力太大了,又没法承受SIGH……扯远了。

总之,到现在为止一共是十五个可怜人……本来只有十四个,这最后一个……

现在说说609教室吧,五教六楼一共有10个教室,南面四个是偶数的602到610,北面五个是奇数601到609。

北面教室窗口和四教南面正对,要是坐在601到609教室里面,是可以看见对面教室的动静的,你们到时候去自习的时候就知道了……

……不过千万别在半夜里到609去。

五年前,就是一位学姐,期末了忘了交一篇思想课论文,那老师倒也通人情,叮嘱她第三天必须交,可那几天复习又紧张,只好出来熬夜。

她当时就坐在609教室。

半夜了,好不容易写好论文,看表已经是2点钟,本来楼里还有几个其他人,想来也早回去睡觉了,空荡荡的一栋楼就她一个女孩子,她胆子倒也很大,索性把应急灯(哦,那个时候应急灯已经比较普及了,不需要要买一大堆电池备用)熄灭了,趴在桌上睡了一会儿。

3点半左右,她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周围多了许多同上自习的xdjm,她也没想太多,翻开书接着看。

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就发觉气氛不对劲了,那些人虽然都在看自己的书,可是他们有的用应急灯、有的用电筒,有的甚至在点蜡烛,而且——他们翻书写字的时候居然没有一点声音!

那位学姐觉得很奇怪,偷偷瞥了一眼离她坐的最近的那个人,突然发现他的教科书上面的某些题外话还是黑体标记的,她蓦的想起来:那本教材是——

——文革之前的版本!!!

那师姐后来回忆说她当时差点傻了,尤其注意到那学生的装束也是灰蓝的中山装。她偷偷数了数人数,男女一共——

——十四个人!!

她都不记得最后是怎么结束的,反正天亮的时候她才从昏迷中醒来。

那之后她情绪一直不好,说什么晚上也不一个人出门,可能受了刺激吧,期末挂掉三门,后来又和男朋友吹掉了,一气之下……

……对,最终的结果是——她就是那第十五个。

希望不要成为十六人自习室才好。

六大禁地之二,58宿舍楼第一层水房

有时候吧,比如第二天大语古文什么的考一些文学常识,就在水房借点灯光突击一下就完成了。

58楼是男生楼,有一天晚上一哥们就在里面X着墙埋头苦读,那家伙听说学起来不长进,脾气倒是挺大。一急之下,憋得慌了。刚好离蹲位也近,正好就地解决。

不过58楼是旧楼,水房就三蹲位,而且那晚上正好客满,把那家伙憋的。

他夹紧大腿又蹦又跳,骂骂咧咧一阵子,最后等了半个钟头都没有人出来,火气上来了,骂了一句“肛裂了还是咋的?!”一脚把门踹开。

里面蹲着一瘦小男生,捧着书挡着头,像是把脸都埋了进去,看起来是神游物外了。

那哥们一看还了得?!手一长就把书抓起来。

这一抓不要紧,就让他看见了那瘦小男生——书背后竟然没有脸,确切的说,是没有头!!!

书本滑腻腻的,便池里面一片血红,居然全部是~~血。

那哥们到还胆大,马上踹开其他的蹲位,就近求救,可就像幻觉一样,那无头男尸就他一人看见过,然后就凭空消失了。

后来有人拿他开涮,笑的多了,他见了一个就揍一个,还天天到水房蹲在里面等那鬼出来。

后来也没等到,他也没有揍其他人了。

不过也没有人拿他开涮了——因为有一天他真正内急,钻进蹲位一泻千里的时候,头顶的蓄水箱突然松动砸了下来……把他的半个脑袋都砸进了胸腔里面。那场面……太惨了……血溅得到处都是……好多人都吐了……

有人惊叫出来:就是同一个蹲位~~~~~

六大禁地之三,老生物楼后院的日光温房

日光温房里面是生物系本科植物实验的地方,地方非常宽敞,因为有暖气也有灯光,所以生物系的学生常常去那里看书。

有一天就一学长,一个人在坐在地上看植物生理,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大眼镜老头,全身都是土,走来走去,不时翻弄着地上的拟南芥幼苗。他又看见那位学长认真复习的劲头,便走过来很和蔼很和蔼地向他打招呼。

那学长也是一特能神侃的家伙,一老一少两个人就聊开了,聊课程聊学校聊社会,他还发现那老头植物生理上挺有见解,于是请教了不少问题。

那时候他就当老头是一退休教授什么的,寂寞了出来找人拍砖聊天。最后他看看表3点了,准备回去小睡几个钟头,谁知那老教授竟然依依不舍,他只好说,明天晚上还来找他的老朋友,而且不尽兴就不散。

老头很高兴,点头同意了。

第二天他向同寝一哥们形容那老先生,听到相貌上关键,对方脸色立刻变白了,二话不说,拉起他就奔生物楼,到了大厅,指着一老者照片。

——是不是他?

——是啊,原来还是国内外知名学者?

——你再看看!!

……老教授10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这里还有一个典故,他死的时候遗嘱里说要把骨灰撒在生物楼后院里面,虽说大家很勉强,也不好违背了老先生的意思——而日光温房就是老生物楼后院里面搭起来的大棚!!!

学长回忆起了那老先生身上沾满了土……

第三天,那学长莫名其妙失踪了……找遍全校都没有找到……半年后日光温房推到了重修,才发现了他……

确切的说,一开始是一具埋在泥土下面已经半年的尸体,腐烂到内脏,积蛆堆霉,恶臭冲天。

法医鉴定确认是他。

六大禁地之四 六教115房间

六教是北方大学最新盖的教学楼,大概就是两年前的事情吧。

你大概不知道为什么要说是115房间而不是115教室呢?嘿嘿,你沿着走廊一间教室一间教室数过去……

明白了吧——113之后就是117——中间没有115的,不过不要紧张,这个不是鬼故事,115的门开在113和117教室背后小门连通的一条暗道上,很多人都找得到那里……

115同113和117一样大,不过却布置成了储藏室——虽然里面也没有储藏什么东西。

115因为这样的格局,也没有窗户。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是这样奇怪的设置呢?

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而且六教是不断电的,当然这里也不许通宵自习,半夜时不时会有教工来检查是不是有人不守规矩。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从来不检查115。

所以,到了每学期的关键时期,还是会有很多人在里面自习的——五教出事之后去自习的人就少了——很多人聚在一块,就坐在地上堆放的杂物上面,你看你的,我看我的,灯火通明,倒也不用担心受怕。

一年前的一个晚上,有七八个同学在里面自习吧,有一个年纪挺大的一直挨墙坐着,后来大家陆陆续续走了,只剩下了他和另外一个男生。

要知道坐着也是很累的,所以那个男生不是起来走一走,可是坐在地上那学长却一动不动一直靠墙坐在地上。

那位男生最后走的时候瞥了他一眼,这一瞥不要紧——从这个角度他刚好看见了对方的脊背…………竟然和水泥的墙体是一体的!!!!

那男生吓得拔腿就跑。

后来他才从知道些内情的哥们那里打听到:承包六教的施工队曾经发生过一起严重的事故,有一个小伙子竟然被活生生搅进了水泥搅拌机,血肉跟泥浆混为一体,连骨头渣子都没有剩下一点,当时又恰好没有人在场,最后施工的时候,水泥抹到一半,工头才从没有搅碎的布片里面发现了这个惨剧……

当初施工的正是115……

那小伙子据说当时还报了夜校,家里太穷了,不过没有磨灭志气,常常一个人看书自学知识。

这还没有完……你知道教工查夜的时候为什么从来不进入115吗?

因为夜晚在115房间的附近,他们总能够听到咯吱咯吱,咔咔擦擦的挂擦声…………

那声音就像……就像……………………就像有人在水泥墙壁的缝隙中钻行…………

六大禁地之五 图书馆旧楼楼道 又称“永远没有尽头的楼梯”

北方大学的图书馆最开始是一栋楼,后来投资新建了新楼,两栋楼合并成的现在一栋楼。

现在先说合并之前。

那时候图书馆的阅览室出门便是楼梯,当时图书馆可以容纳的人特别多,所以楼梯非常宽敞,而且通宵都有长明灯。

自习的好地方,可以坐在阶梯上面借着明亮的灯光看书,而且也不会有人管,冬天暖气很足。非常理想。

于是,一个晚上,一位学姐选了诗歌鉴赏,天天读诗集入了迷,晚上10点闭馆的时候把诗集借了出来,在楼道里接着读。陶醉完毕之后已经是夜半一点了,她看了看表,吐了吐舌头。

周围已经是一个人都没有了,或者说,整栋楼就她一个人了。图书馆闭馆的时候一楼的门是会锁的,大家一般都要从一楼大厅的窗户处翻出去。

这位学姐于是开始往下走,空荡荡的楼道里面,高跟鞋敲打大理石阶的声音格外清脆。

突然,她感觉到自己的脚步除外,还有另外一个同样的脚步跟着她,她吓坏了,又不敢回头看——这个时候是必然的,因为你不会知道你转身会看到什么,也许你看到的永远比你想象来吓唬自己的还要可怕。

她越走越快,那个脚步也越跟越紧,离奇的事,跟踪她的脚步,竟然和她自己的脚步完全同步,配合的一丝不差。

她开始沿着楼梯飞奔,只想快点到达一层。她一边哭一边跑……突然她停了下来,因为她发现了一个更加恐怖的事情:图书馆一共才5层楼,而她刚才的向下一阵狂奔,至少已经跑了10层楼了。

一楼的出口还没有到——这里说明一下,一楼大厅和楼梯之间的结合非常具有建筑艺术性,而且在大厅正中有一面装饰华丽的琉璃宝镜。

自己究竟已经走到了什么地方?

她不敢回头,也不敢往下走。她只能偷偷地哭。

最后,她几乎崩溃了,用尽全力向下飞奔……一直飞奔……楼道似乎越来越狭窄,光线越来越暗淡,身后的脚步紧紧跟着,她一边哭一边跑,害怕自己会突然力竭倒下。

她没有倒下,而是晕过去了,被发现的时候,躺在了一楼的大厅中。人们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得了严重的失忆症,她记得走不完的楼梯和紧跟身后的神秘脚步,甚至记得不知道跑了几百层之后终于到达了一楼大厅,然后……然后……

每次回忆到这里的时候,她总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她模模糊糊地记得跑到了一楼大厅中央……然后她看见了琉璃镜……

即使是回忆,到了这里她也会忍不住尖叫出来——那一刻,镜子中的倒影把她身后那个神秘的跟踪者显现在她面前,那一刻,她精神彻底崩溃了……但是她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这么可怕。

No TrackBacks

TrackBack URL: https://blog.delphij.net/mt/mt-tb.cgi/1045

2 Comments

看得我鸡皮疙瘩满地都是。。

补充一下,接上:
即使是回忆,到了这里她也会忍不住尖叫出来——那一刻,镜子中的倒影把她身后那个神秘的跟踪者显现在她面前,那一刻,她精神彻底崩溃了……但是她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这么可怕。

她后来一直害怕楼道,一直害怕镜子……越来越神经质,越来越疯疯癫癫,最后被迫休学……然后,三年之后,她被发现死在了家中公寓的楼道里面……她死的时候样子非常可怕,眼睛几乎要瞪出眼眶,披头散发,脖子几乎是180度扭曲,而身体的临终时刻处于力竭的休克状态。法医推断,她死之前一定跑过了很长的距离,超过了体力承受的极限,而且——死之前看见了极端恐怖的东西……而且是回头……
  但没有人知道她看见了什么。
  现在该说新楼了。
  合并之后旧楼的楼道就被封锁了起来,原来正对楼道的阅览室就改成了自习教室,在自习教室的最后一排,还可以透过一扇玻璃门看见昔日的楼道。
  一个晚上,因为是假期,所以来自习的人很少,快到闭馆的时候只剩一个人了,他刚好坐在最后一排。
  灯光不是很明亮,诺大的自习教室就他头顶的灯在亮着。
  突然他听到了高跟鞋的声音。
  他不经意间转过头去,刚好透过玻璃门看见了被废弃的楼梯,也看见了一个一路狂奔而下的女孩,而且不断地看见——她每消失在下一层的楼梯口,就会有同样一个人出现在上一层的楼梯口。
  他想起了那个传说,那个“永远没有尽头的楼梯”的传说。
  那个“东西”,原来就是她自己。
  还有什么,比你在突然黑暗中回头的时候看见了你自己,更加恐怖?
  
六大禁地之六 计算中心第三机房 又称BBS死亡预言
  很多时候,自习离不开计算机,不过通宵公用计算机房只有周末才开。
  除了第三机房。这是信息系研究生专用机房,不过平时去的人很少。
  有一天,一哥们就在里面弄一个VC程序,VC调试起来格外麻烦,他一直工作到很晚,一层楼的人都渐渐走光了,他最后调试好的时候,已经是晚凌晨3:00了。索性不去睡觉了,上BBS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帖子。
  北方大学的BBS恰好有一个灵异版,他选进了那个版,发现在线人数居然只有一个……
  FT,真没劲,就在他连连刷新之后非常失望之后,突然有人发了一个帖子:
  “大家来说说自己是怎么死的吧。”
  哈,有意思。
  跟贴渐渐多了起来,他一篇一篇往下獯:
  “车祸
  坠楼自杀
  淹死
  ……”
  ——KAO,都是这么无聊的理由!
  他准备自己编一个震撼的。
  他当然没有注意到在线“人”数始终是一个。他当然也没有留意贴子上的IP和ID几乎都是乱码。
  于是他发了下面的帖子:
  “我死的时候,先被乱刀捅穿,然后身体被撕扯分家,头最后才被砍下来,痛苦之极。”
  
  于是两天后他死了,具体过程是这样的:
  当时图书馆新楼正在施工,校园里时常有施工车队出入,他走到了起吊车前面的时候,吊车吊钩钢绳突然断裂,足足半吨重的吊钩向前挥出,勾住了他的下颌,一直甩到了前方货车上的钢钎堆上,无数钢钎透体而过,他身躯颤动不已,双腿乱蹬乱踢。然后紧急刹车的吊车惯性收不住向一边滑去,散堆的钢钎带着他四肢把他五马分尸,巨大的吊钩挥回去的时候终于把他的头颅扯了下来,于是完成了他对自己的死亡预言。
  
  看完了,赫赫,害怕吗?
  不用怕,只要你不到那六个地方里去,就永远不会有事的。
  切忌切忌!!!

Leave a comment

Monthly Archives

Pages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