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007 Archives

天啊,MSI MFC了……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如题,好快的刀……

Abort, Retry, Ignore, Fail?

| 2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一篇以前写的笔记。

心里很不是滋味

| 1 Comment | 1 TrackBack

去年,一位很重要的乌克兰 hacker 的妻子被查出得了癌症,当时还通过 core team 的 PayPal 捐了一点钱,希望能够给治疗帮点忙,结果今天听徐老大说才知道,那个人还是去世了。

很多时候,生命就如同划过寂静夜空的流星。对于死亡这样的事情,我一直觉得自己能够比较坦然地去面对,但是每一次听到这样的消息,或是去参加葬礼的时候,仍然不免会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人生苦短,唉。

立项培训

| 2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今天在公司做了一个下午的项目管理方面的培训,其实从上学的时候我就不是很能适应立项、结项等等一系列流程的做法,所以我认为参加这样的培训对我来说很重要。

最近在回味AsiaBSDCon的一些东西,关于对时,有一句话印象很深,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理解。

为什么不用ntpdate,而要用ntpd:

时钟的跃变,有时候会导致很严重的问题。许多应用程序依赖连续的时钟——毕竟,这是一项常见的假定,即,取得的时间是线性的,一些操作,例如数据库事务,通常会地依赖这样的事实:时间不会往回跳跃。

Google的一个小功能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感觉挺orz的,今天搜索某词汇的时候,找到的网站被注了一个小提示,说 网站可能存在危害您计算机系统安全的内容

其实从技术上做这件事并不难(也许增加一倍的搜索负载,也许这都不需要),我比较佩服的是做这件事的想象力。很多时候一个优秀的产品,并不一定是采用了多先进的技术而优秀的,先进的技术固然重要,但如何整合它们,产生更好的价值,似乎比一味改进技术本身更重要。

AsiaBSDCon上Murray说的这位同学终于出现了,他来自上海,主要专注于 802.11 方面的驱动等工作。

升级了bzip2和netcat

| 2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FreeBSD base userland最近的动作实在是太慢了,所以我觉得应该做点什么。

这次感谢Kris大长辈帮忙在 pointyhat 上测试,将 bzip2 升级到了 1.0.4 版本。

另外,今天还升级了 netcatOpenBSD 4.1 的版本,这个版本所作的改动非常小。

这两个我都暂时没有MFC的计划,有觉得有必要的同学请吱声。

实在是太没品了,不得不说,太没品了。我还得再说一遍:这件事,实在是,太没品了!

老了 :-(

| 5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今天在 OpenBSD 网站上看到了他们的一个口号,心里咯噔一下,跟大家分享:

Only two remote holes in the default install, in more than 10 years!

好吧,我第一次注意到这句话的时候,是6年,1洞。老了 :-(

《通天塔》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获第64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的最佳剧情片奖。

两个摩洛哥男孩的父亲从一个导游手中,买到了一支日本游客送给他做纪念的M27步枪。两个男孩瞄准了3公里以外的一辆旅游车,并击中了一位美国游客。故事由此展开。

我想这可能是很多人比较关心的问题,特别是希望用一台机器,多块网卡,甚至有多个网关来实现伪双线的同学。

默认情况下FreeBSD系统中配置的网关,是不会自动使用多个网卡的。网关会与某一块网卡关联,并且,默认网关只能有一个。

但是,我们经常会遇到一些比较复杂的情况。例如,你有两块网卡,并且都接入了同一个网段,使用同一个网关,此时,所有的流量都会从一块网卡出去,另一块网卡则没有出流量;另一种比较极端的情况是,你有网通、电信各一个IP,但只有1台机器,而且机房也不给做BGP(当然,这是伪双线,我个人强烈建议不要使用这种机房服务),标准的路由方式就不太好用了。这时候,我们可以借助 FreeBSD 内建的 pf (通过route-to规则)来完成一些比较复杂的功能。

2007电源损毁年!

| 3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在阿鲁的帮助下,我们终于在今天晚上正式恢复了 ftp.cn.FreeBSD.org 的服务。这次服务中断是由于所采用的磁盘阵列柜电源出现故障导致的,由于厂商备件不足等种种的原因,总共花费了两周的时间才把新的换上。

目前大陆范围内的FTP镜像资源紧缺中。

最近某公司的枪手在我的blog上的发言很踊跃,我表明一下我的态度:我对这家公司已经非常失望,我没有兴趣在一群不愿改进的人身上浪费我宝贵的时间和生命。愿意不愿意改进是你们的问题,如果情况不再恶化,我不想再深究;假如再做出格的事情,我们法庭见。

之所以还要回应,是因为这些枪手们十分混淆视听的言论。拜托做枪手,有点专业精神好吗?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懂不懂?我从疯狂投诉到现在都懒得写关于这家公司的东西了,还过来胡说八道个啥劲?

烦透了gettext了

| 1 Comment | No TrackBacks

迟早有一天写个东西替了它,这么点一个小库还不停地升级,没完没了……

充实的一天

| 2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弦绷得太紧,是会断的……

今天看学校网站才发现deadline到了,安顿下手里的工作,签字盖章之后,已然17:40了。急忙冲向四环。

路上无话,也许真是累了,几次差点睡着。

回国的过程记录

| 1 Comment | No TrackBacks

事后整理的流水帐。

出发:在酒店吃完早餐,办checkout手续。总共住了4个晚上,花费共30K日元。临走的头一天晚上休息的不太好,整理东西,最后靠数羊睡着。从住处乘metro到东京站,在自动售票机上买了去成田机场2号候机楼的Narita Express,11点发车。

想想11点发车需要12点到,而我是快到下午3点的飞机,似乎有些晚(因为之前没有在成田机场办过出关,因此决定早点过去了解一下),决定改签为10点发车的车票。

两天会议的一些收获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周六、周日两天的AsiaBSDCon正式报告会,内容非常充实,以致于我都没有时间去整理和把一些感想写出来。今天终于准备离开了,现在是当地时间早上1点半。

说说我比较关注的几个presentation。

Brooks Davis做的关于FreeBSD高性能计算集群的报告,讲到了他们在选型方面遇到的一些问题。计算集群主要考虑的成本是能源消耗与性能之比,因此他们采购了一批Intel机器之后,选择了AMD的产品,而新一代集群也许又要选择Intel的产品;早期Alpha的节点,已经基本被x86的取代。另一方面,他讲述了相当长时间的关于高性能计算为何有很多人使用Linux的问题,由于很多人使用Linux,导致很多做高性能计算的人有这样一种概念,如果那不是超级计算机,就一定是Linux——然而,这样一来,FreeBSD的集群就会遇到一些问题,因此,他们完成了一系列MPI及相关的支持系统的支持,并制作了port。总体而言,高性能计算集群中更倾向于采用自动化的任务分配,以降低管理成本;他们对SGE(Sun Grid Engine)和监控工具进行了一系列修改,使其在FreeBSD上运行的效果与Linux相当甚至更好。

从某种意义上说,超级计算中的开发人员和系统管理员,会朝着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去思考问题。如何调和两者之间的矛盾呢?其实,这也正是在其他计算系统中经常碰到的问题。

Dev Summit (2)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活动很有意思,今天的DevSummit峰会是在东大的电子工程系2号楼举行的。中午在东大的食堂吃饭,基本上是西式的午餐。

下午的会议主要是新近的一些专题。pjd@介绍了jail service,包括ZFS与jail之间的一些互动,等等。通过zfs提供的一些能力,我们能够让jail对更多的东西进行限制(例如磁盘空间,过去只能通过在vnode上面建FS这种土办法),并且更像真的机器。之后是gnn老大长达近两小时的KSE code导读,比较遗憾的是,davidxu和很多其他重量级的threading hacker都没能参加这次会议。

如题。大家有什么感兴趣的话题告诉我。

Dev Summit

| 1 Comment | No TrackBacks

今天上午在东大参加了Dev Summit(invite only会议,主要是committer参加)上午部分的会议,主要内容是Robert Watson ("rwatson")大长辈的BPF zero-copy和Stephen Uphoff ("ups")的一种新锁(read-mostly lock)。拍了一些照片,不过没带线,等晚上回去整理。

今天的Dev Summit来了很多之前听说了很久的人,包括mckusick、pjd、brooks等等。上午的内容等到晚上再整理。人暂时还没认全。

AsiaBSDCon 2007 - Tokyo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今天到了东京,准备参加明天的DevSummit。说说今天的行程。

早上5点起,打车到友谊宾馆的民航售票处,5:40上车,大约6:30到首都机场。(事后证明这太早了)。

填写了一份《出境申报表》,注意填中文的就可以了。进去的时候交给海关的人即可。其他检查基本上就是简单的填表和问话,然后去登机牌写的登机口等待。

飞行时间大约3个小时,由于今天起落的飞机比较多,因此延误了一段时间。路上遇到了两次比较大的气流,降落的时候也有一次,不过规模比较小。成田机场感觉似乎比首都机场大一些?

出行时常用的网站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 查询目的地天气: WeatherUndergound,提供了目的地天气预报,以及历史天气情况的记录,对出行参考很有帮助。
- 当地中国使领馆。
- 到达地的机场网站(航班、手续查询等等)

鸿雁 (蒙古民歌)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早上在交通广播听到的,很喜欢的一首歌。歌词的汉语版本如下:

鸿雁 天空上 对 对排成行
江水长 秋草黄 草原上琴声忧伤

鸿雁 向南方 飞过芦苇荡
天苍茫 雁何往 心中是北方家乡
天苍茫 雁何往 心中是北方家乡

鸿雁 北归还 带上我的思念
歌声远 琴声颤 草原上春意暖
鸿雁 向苍天 天空有多遥远
酒喝干 再斟满 今夜不醉不还

今天,portmgr正式删除了bpm中的FreeBSD 4.x支持,至此,对FreeBSD 4.x系列长达7年的支持正式结束。

现有的使用FreeBSD 4.x的用户,应尽快升级到FreeBSD 6.2-RELEASE或更新版本;无法升级,但又需要使用ports的用户,则应使用RELEASE_4_EOL作为tag来checkout针对4.x的ports tree的最终版本。

感谢 neo 同学发来的 录音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求知若饥,虚心若愚

2 June 2005, Palo Alto, CA

Thank you.

I'm honored to be with you today for your commencement from one of the finest universities in the world. Truth be told, I never graduated from college, and this is the closest I've ever gotten to a college graduation. Today, I want to tell you three stories from my life. That's it. No big deal. Just three stories.

The first story is about connecting the dots. I dropped out of Reed College after the first six months, but then stayed around as a drop-in for another 18 months or so before I really quit. So why did I drop out?

It started before I was born. My biological mother was a young, unwed graduate student, and she decided to put me up for adoption. She felt very strongly that I should be adopted by college graduates, so everything was all set for me to be adopted at birth by a lawyer and his wife -- except that when I popped out they decided at the last minute that they really wanted a girl.

So my parents, who were on a waiting list, got a call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asking, "We've got an unexpected baby boy; do you want him?" They said, "Of course." My biological mother found out later that my mother had never graduated from college and that my father had never graduated from high school. She refused to sign the final adoption papers. She only relented a few months later when my parents promised that I would go to college. This was the start in my life.

And 17 years later I did go to college. But I naively chose a college that was almost as expensive as Stanford, and all of my working-class parents' savings were being spent on my college tuition. After six months, I couldn't see the value in it. I had no idea what I wanted to do with my life and no idea how college was going to help me figure it
out. And here I was spending all of the money my parents had saved their entire life.

炒股 vs 壁虎 vs 鳄鱼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From TechWeb

有一只壁虎在一家证券公司门口迷了路,这时正好有一条大鳄鱼远远的爬了过来,情急之中小壁虎上前一把抱住了鳄鱼的腿,并大声喊妈妈,大鳄鱼老泪纵横:"儿啊,刚炒股三天就瘦成这样儿了 .

Monthly Archives

Pages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