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07 Archives

抉择

| 1 Comment | No TrackBacks

今天中午朱总终于请客了!说实话,不是很想吃这顿饭,我想,可能没人能理解我为什么这么想,我也不打算解释这件事,即使有人把我的想法误会成别的──很多事情需要烂在肚子里,而比这更多的事情,则需要一个人去面对。

小学数学题的答案

| 2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所有用7-1得到答案=6的,觉得这道题缺条件的,自觉点……

设学校所在地为S点,父女相遇地为A点,而家在H点:

H              A      S
+--------------+------+

如果女儿在S点等待父亲,由于父亲晚出发7分钟,因此,全程,即H->A->S->A->H
走完,到家时,应比正常情况晚7分钟。

大陆 committer ++

| 7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如题。具体细节将在稍后公布。

叶利钦死了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老叶,那个说宁可10年发光,不可50年冒烟的人,那个搞垮了苏联的人,死了

记录一下今天

| 1 Comment | No TrackBacks

如题。

我们的田野

| 1 Comment | No TrackBacks

翻唱版本

我们的田野
美丽的田野
碧绿的河水
流过无边的稻田
无边的稻田
好像起伏的海面

平静的湖中
开满了荷花
金色的鲤鱼
长得多么的肥大
湖边的芦苇中
藏着成群的野鸭

风吹着森林
雷一样的轰响
伐木的工人
请出一棵棵大树
去建造楼房
去建造矿山和工厂

高高的天空
雄鹰在飞翔
好像在守卫
辽阔美丽的土地
一会儿在草原
一会儿又向森林飞去

当我们老去zz

| 1 Comment | 1 TrackBack

From federalreserve

谨以此文献给像我一样流浪在外的子女们

游荡了这么多年,从东到西,又从北到南,一年又一年,我在长大,知识在增加,世界在变小,家乡的母亲在变老。

二十一年前母亲把我送上了火车,从那以后,我一刻也没有停止探索这个世界,二十年里,从北京到上海,从广州到香港,从纽约到华盛顿,从南美到南非,从伦敦到雪梨,我游荡过五十多个国家,在十几个城市生活和工作过。每到一个地方,从里到外,就得改变自己以适应新的环境,而唯一不变的是心中对母亲的思念。IP电话卡出现后,我才有能力常常从国外给母亲打电话,电话中母亲兴奋不已的声音总能让我更加轻松地面对生活中的艰难和挑战。然而也有让我不安的地方,那就是我感觉到母亲的声音一次比一次苍老。过去两年里,母亲每次电话中总是反复叮嘱:好好再外面生活,不要担心我,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要想着回来,回来很花钱,又对你的工作和事业不好,不要想着我……说得越来越嗦嗦得让我心疼,我知道,母亲想我了。

烂泥扶不上墙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烂泥扶不上墙,最近经常有冲动跟人大声喊这句话。说实话,很多时候很想发作,但是,何必呢?

一道小学数学题

| 32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收到过答案的同学就别添乱了 :-) 下周公布答案

另,注意这是小学数学题,凡是跟我一样上来挑出俩逻辑漏洞的面壁一分钟,想得太多了。还有这题不缺条件。

---------------------------

学校提早放学,女儿自己回家,走10分钟后碰到父亲来接,坐父亲摩托车回家,到家时比平时迟到了1分钟,原因是父亲下班迟了7分钟,那么学校提早放学几分钟?

一个job offer

| 2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要求:someone who's going to change his job, or simply a free lancer。

there's a redemption (點數換贈品) system to be implemented. if he/she wants to work on site, there're offices in sh/bj. please mail CV to cpyang [at] gmail.com.

测试了一下ZFS

| 2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这周找了些公司淘汰的设备来测试ZFS。用14块SCSI盘的傻盘阵搭了一个RAID-Z2(可以掉两块盘的RAID-Z,1块盘作为热备)。测试机为2GB内存、双CPU(Xeon 5140双核、amd64模式)。

初步的印象:

- 用iozone测试,ZFS主要是为大文件优化的。
- RAID-Z的性能相当不错,按李逵的说法,基本上能赶上带控制器的RAID了。
- 很吃内存。早期的7-CURRENT kernel(未做特殊配置)在16并发的iozone面前会因为kmem太小而panic。不过最近两天pjd老大修正了很多问题,稳定多了。
- zpool卷管理可以用“强悍”两个字来形容。我们采用了热拔、热插的方式测试其可靠性(这个也需要感谢近期CAM team对SCSI驱动的改进),并在单用户模式下向盘写入随机数来测试其稳定性,未见数据丢失(都检测并修复了)。唯一的问题:掉盘不会自己往上replace。
- 删除大号文件的速度不怎么快,空间是分步骤释放的。

一些我们发现的注意事项:
- zpool不能建在裸盘上,一定要有一个分区(如gpt),否则下次启动的时候zfs就无法识别卷了。
- 尽可能一次创建RAID-Z,因为parity并不会随磁盘增加而匀开。这个可以理解。

目前挂接ZFS时的LOR已经被修正,但卸下时仍有一次LOR。

由于Solaris不支持我们的测试环境的硬件,因此暂时还无法对比效果。

调度器为ULE 2.0。

放弃RFC 3522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今天把用于 FreeBSD 7-CURRENT的RFC 3522实现发到邮件列表之后,Mike告诉我,爱立信对Eifel Detection算法拥有专利,并禁止非开源产品无偿使用此专利

基于对爱立信公司知识产权的尊重,我们认为这是作为开源项目的FreeBSD无法接受的授权条款。因此,在目前的条件下,FreeBSD不应使用这一专利。

重做了RFC 3522的patch

| 1 Comment | No TrackBacks

还在老地方。RFC 3522 (Eifel Detection)是一项用于避免TCP中不必要的重传的技术。

关于FreeBSD近期希望完成的网络协议栈方面改进,请参见 Wiki

ZFS hits -HEAD

| 3 Comments | 1 TrackBack

Pawel今天正式import了ZFS——Sun Solaris 10引入的新文件系统。

两个小常识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今天对帐的时候学到的。

第一个,信用卡帐单上的“调整金额”是什么?

信用卡还款通知会告诉你一个扣掉的“调整金额”,这个金额并不是银行主动的优惠,而是商家的退款。

境由心造zz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感谢 Bruce 给的链接


罗兰

一个人的处境是苦是乐常是主观的。

有人安于某种生活,有人不能。因此能安于自己目前处境的不妨就如此生活下去,不能的只好努力另找出路。你无法断言哪里才是成功的,也无法肯定当自己到达了某一点之后,会不会快乐。

看名字应该是来自对岸的。之前一直在琢磨,这家伙怎么还没成为committer...

Giant被替换为Midget

| 2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这是SMPng Project的最后一步。

Kris的commit log

Log: Final stage of SMP pushdown: rename the Giant lock to the Midget lock.

Monthly Archives

Pages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