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007 Archives

GPLv3正式发表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自由软件基金会今天正式公布了GPLv3许可证。由于该授权目前还有一些不甚明确的地方,所有只使用GPLv3授权的软件将暂时不能进入FreeBSD基本系统(GPLv2及GPLv2 and Later以及其他可接受的双授权软件不在此限,目前尚不清楚是否会是永久性限制)。预料这次变动也可能会引起大规模的GPLv2软件fork,但愿FSF能够尽快澄清一些容易误解的地方。

Turned 25...

| 2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Thanks goes to the family raised me up.

升级了less

| 1 Comment | No TrackBacks

less升级到了406版,修了两个bug,然后本地改了一个一直让我很头疼的问题——more重新支持+开头的文件名了。

现在仅剩的问题是more对控制台的支持。只需要改1行(加1个字符),不过感觉有点太hack了。

重新思考一些事情

| 1 Comment | No TrackBacks

今天接到了一个不算意外的、意外的电话,一愣。最近感觉自己越来越容易发火了,有好几次差点没绷住。

我觉得我需要重新思考很多事情,比如为什么这样做而不是那样做,选择什么,等等等等。因为我面临和要去解决的问题,决不仅仅是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么简单。

今天Ken Smith正式宣布了FreeBSD 7.0(目前是7.0-CURRENT)代码冻结的开始。代码冻结是-CURRENT到-STABLE开发线转换的重要步骤,按目前的进度,7.0-RELEASE将会在今年9月左右正式发布。

经历了两年多的开发,FreeBSD 7.0-RELEASE将是FreeBSD开发团队采取新改进的发布流程发布的第一个发行版本。在过去几年中,FreeBSD的奇数版本(3.x, 5.x)系列由于引入了过多革命性的更改,而使得其发布一再延期;过早地划定-STABLE,曾经给FreeBSD 3.x系列带来了深远的不利影响;而延期两年将5.x系列标注为-STABLE,则令这个-CURRENT分支容纳了太多的大规模变动,导致这个系列中包含了许多不够成熟的代码。

搞坏了inet_ntoa_r API

| 1 Comment | No TrackBacks

看来还是学的太少了。之前只是注意到内核有提供这样一个接口,等到kris来信才知道,这个接口和其他平台上都不一样-_-#

这日子没法过了

| 4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我受够了,不想再在家里住下去了。

关于DECONST

| 1 Comment | No TrackBacks

#define DE_CONST(konst, var) do { union { const void *k; void *v; } _u; _u.k = konst; var = _u.v; } while (0)

#define __UNCONST(a) ((void *)(unsigned long)(const void *)(a))

颚的神啊……

进版画面说:某银行专业版“证书链出错”,暂时不能登录,请耐心等待。不用打9***5了,很难打,而且他们也不懂,提供不了任何有用的信息。基金和银证转帐用电话凑合一下,查询、小额支付用大众版将就一下——9***5如是说。

看起来,哥们已经从强制关闭别人的服务重启别人电脑,抄木马的代码来监控键盘,到禁止别人用虚拟机等等一系列对客户机安全的破坏,发展到连验证服务器用的证书链也敢乱搞了。确实,虽然他们还是没学会怎么写一个正确的Windows应用程序,还是在安全方面做一些掩耳盗铃的鸵鸟式防护,但是我们发现,他们真是越来越有样了,有两下子,不错。

The Rose (lyric)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朋友发来的一首歌,很好听。


Some say love it is a river
that drowns the tender reed
Some say love it is a razor
that leaves your soul to bleed

Some say love it is a hunger
an endless aching need
I say love it is a flower
and you it's only seed

蛇s同学发的,爱尔兰歌曲。

It was down by the Sally Gardens, my love and I did meet.
She crossed the Sally Gardens with little snow-white feet.
She bid me take love easy, as the leaves grow on the tree,
But I was young and foolish, and with her did not agree.

说实话,我很失望,反对就是反对,不明说,然后挑别的毛病,制造一些困难,我不明白为什么跟家里人总要以这种方式沟通。

有些问题我不想太早下结论,也不想太快做决定,但是在这种节骨眼上这样做,我真的不知道我最后是不是能完全不受逆反心理的影响,做一个理性的决定。

Monthly Archives

Pages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