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007 Archives

tmpfs开发告一段落

| 4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pointyhat集群的kris老大前天发来了tmpfs的初步测试结果,很振奋。目前,tmpfs的性能在测试用例的环境下已经达到了md+ufs最佳性能的2-2.5倍,并且,得益于在向FreeBSD移植过程中增加的细粒度上锁,tmpfs在多CPU的环境下表现出了非常好的可伸缩性。

目前tmpfs的遗留问题:
- 与unionfs的兼容性(暂时无法将tmpfs通过unionfs覆盖到其他地方)
- 与NFS的兼容性(目前tmpfs通过nfs导出时可能有问题)
- 支持人性化的容量指定方式(目前tmpfs只支持以字节数方式指定)

这一tmpfs实现将作为‘试验性’功能(READ:tmpfs经历了一般的压力和常用的FS测试用例进行过压力、正确性及性能测试,但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在极限压力情况下进行充分测试)随FreeBSD 7.0-RELEASE发布。

在此,感谢Rohit Jalan将tmpfs移植到FreeBSD;Howard Su、诺基亚公司的Glen Leeder以及郭明岩为tmpfs的这一实现进行了完善、可靠性和性能改进。诺基亚公司对tmpfs的早期版本进行了QA测试;Pawel Jakub Dawidek为我们解释了一些FS的内部机制,并对测试提出了大量建议;Stephan Uphoff对MP上锁进行了复审;Kris Kennaway对目前FreeBSD 7.0-CURRENT中的tmpfs实现进行了压力测试,一些FreeBSD -current@用户对tmpfs在不同平台上进行了初步的测试,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抽中了夜考

| 1 Comment | No TrackBacks

好消息是,这样一来考完就知道是不是能拿到驾照了……

果然不出所料,Scott Long同学commit了Daniel Braniss的iSCSI发起端(客户端)实现。这样,FreeBSD 7.0-RELEASE将成为第一个包含iSCSI客户端实现的版本(之前FreeBSD通过net/iscsi-target支持target模式)。

很长时间没露面的Scott Long今天突然增加了一些目录(还没有代码commit),我猜这个是准备给7-STABLE上面用的iscsi实现。

OpenSolaris还挺逗

| 1 Comment | No TrackBacks

uname出来的是:


Sun Microsystems Inc. SunOS 5.11 snv_68 October 2007

cpufreq和powerd

| 1 Comment | No TrackBacks

之前一直没太注意这个功能。记两笔(都是说的7.0,6.x也许有,不过我没查):

1. 内核配置中增加:

device cpufreq

默认GENERIC里面有。

2. /etc/rc.conf 中增加:

powerd_enable="YES"

然后系统就能够根据忙闲自动切换CPU频率了。理论上这个可以有效地降低桌面CPU的温度。

今年2月底的时候我跟 李逵 发现了一个fork的race,然后我做了一个fix。在当时看来,这个fix并不是很理想(会在进程fork的时候增加两次PROC锁的持放操作),但与有人提出来的另外一种解决方案,也就是利用EVENTHANDLER(9)机制去作callback相比,这个解法没有活锁问题。

这之后我一直在犹豫是否要MFC这个变动(因为这个问题只有在公司遇到过,而且在当时看来似乎有更好的解法,而另一方面也确实没有其他人抱怨这件事),不过今天早上收到邮件,这个变动已经被jhb@ MFC到6-STABLE了,不知道他们那边是不是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呢?

ULE 3.0

| 1 Comment | No TrackBacks

Jeff提交了ULE调度器的3.0版(sched_ule.c,v 1.200,巧合?:) 这个版本对调度器本身的上锁进行了细化,从而带来了性能改善(最上面那根黄线,之前是下面那根青色的线)。

Long long ago, 一天,有个人碰到了Jesus,问他说要怎样才能进天堂?Jesus说我这有一个十字架,很高很重,你今后干什么都要背着它,直到死去;那人听了很高兴,立即就背上了去;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每天都背着这个又高又重的十字架做事情,其他人看到就笑他说,你干什么要背这么大一个家伙,干什么都不方便,拿掉算了;起初那人心里还是很坚定的,继续坚持;时间长了,他也累了,开始妥协说,那我背还是背,就把高的部分截掉一块算了,于是他开始背改造过的十字架,舒服多了,其他人也不那么在意了;一天,他发现Jesus站在云端,他自己站在另一片云上,Jesus说,过来吧,和我一起生活;那人问道,要怎么过去呢?Jesus告诉他说,就用我给你的十字架架在这之间就可以了啊;于是那人放下自己的十字架,刚想放过去,那十字架就掉到下面的火湖里去了……

FreeBSD 内核doxygen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昨晚在家make了一份。希望能对大家有用。

(另外,看来我们还需要改进一下对doxygen的支持)

今天在 车东 的RSS聚合器上面看到的。

我个人基本上认可这篇blog上对Errata的说法(即,这些问题是需要以很复杂的方式才会触发的,许多问题也并不是所有用户在正常使用的条件下均会遇到)。

不过,对于用户来说,仍然会需要对BIOS(有时也包括OS)进行升级才能够绕过或修正这些问题。对于使用 FreeBSD 的用户,我们建议您采取下列措施来回避由于一些型号的 酷睿™ 处理器所存在的问题或设计变动而带来的影响:

- 确认自己的CPU是否属于存在问题的型号。
- 与主板厂商沟通取得包含相应 microcode 升级的BIOS版本,或安装。
- 安装 devcpu (sysutils/devcpu) 并让其随系统启动。
- 升级到 6.2-STABLE 或更新版本。该版本包含一个重要的 MMU 用法完善。具体技术细节,请参见Intel技术文档317080-001 快表、换页结构缓存以及清洗缓存的方法

有关幸福的联想zz

| 2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假如将全世界各种族的人口按一个一百人的村庄且按比例来计算的话,
那么,这个村庄将有:

——57名亚洲人——21名欧洲人——14名美洲人(包括拉丁美洲)——8名非洲人——52名女人和48名男人——30名白人和70名非白人——30名基督教徒和70名非基督教徒——89名异性恋者和11名同性恋——6人拥有全村财富的89%,而这6人均来自美国——80人住房条件不好——70人为文盲 ——50人营养不良——1人正在死亡——1 人正在出生——1人拥有电脑——1人(对,只有一人)拥有大学文凭。

如果我们以这种方式认识世界,那么忍耐与理解则变得再明显不过了。

两句话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其实对我影响挺深的两句话,相信大家也听过。

第一句:不怕苦,吃苦半辈子;怕吃苦,吃苦一辈子。

第二句:失败只有一种,即半途而废。

拿到签证了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感谢bz,老黄以及北美的同事。

Monthly Archives

Pages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