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007 Archives

昨天 房东 说,Py-KQueuePython 2.5.1 上面烂掉了。

今天跑了一下他昨天的两行用例,果然……看代码似乎是因为用了Python 1.5的内存对象API,不知道是谁改的,过分!

提了 ports/115781 来修。

graphics/php5-gd的bug

| 3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今天 Howard Wang 找我抱怨 php5-gd 依赖 xorg 的问题。大概看了一下,很明显这是一个 bug,不过并不是很好修,目前并没有很高效的方式来检测GD在联编过程中是否启用了XPM(默认情况下并不是这样)。

由于 php5-gd 会假定 gd 联编时启用了 XPM,而port中的gd并没有这样做(题外话,我认为php5-gd应该使用port的版本而不是bundled版本),而XPM相关的功能并不常用,因此 php5-gd 显然应该采取更灵活一些的做法。

这个 patch 可以修正这个问题,我提了一个 PR

[广告] 经典BSD T恤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Bill Xu同学说最近做了一批 衣服,做个广告。

Microsoft Permissive License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之前没有注意到微软的 Microsoft Permissive License。这是一个非常接近新(三项)BSD授权的许可证,除此之外,这份授权还特别提及了软件专利权的授予:

“(B) Patent Grant- Subject to the terms of this license, including the license conditions and limitations in section 3, each contributor grants you a non-exclusive, worldwide, royalty-free license under its licensed patents to make, have made, use, sell, offer for sale, import, and/or otherwise dispose of its contribution in the software or derivative works of the contribution in the software.”

这个授权与Apache/BSD/MIT授权完全兼容,并且回避了使用时的专利风险(唯一不太确定的是,不知道最终用户是否可以合法地利用这些专利)。但是,微软会有多少代码最终以这个授权发布呢?还是让时间来验证它的诚意吧。

办了一张工商银行的卡

| 3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考完驾照之后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去拿,今天去儿童医院那边的工商银行办了牡丹交通卡。打算尝试一下工商银行的网银。

一位师姐的MSN名字

| 2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摘录一下,逗死我了……

我问一个自动化系大三的学生,现在最新的Office是什么版本,答曰Vista……我终于明白了现在应届毕业生的就业压力!TMD你们就该找不到工作!谁用你们谁脑子有水!

PS. 这位师姐在M$,怪不得这么义愤填膺……

gcc 4.2.1 imported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Alexander Kabaev大长辈今天终于完成了gcc 4.2.1的import,这样,RELENG_7所需的准备工作基本上全面结束。我希望能够在7.0-RELEASE之前把已知的tmpfs问题全部修掉。

值得庆祝的日子。据报道,Novell对SCO关于Unix版权的争议,已于当地时间8月10日作出一项对Novell有利的判决,即Novell拥有对Unix的版权。由此,SCO便不再拥有对抄袭了传统Unix代码的Linux提起诉讼的实体资格。

在不太远的过去,我曾经一度错误地认为保存一大堆MD5串对应的密码,由于所需存储极其昂贵,因而是不现实的,然而事情并不总是这样,计算技术的发展已经超越了我们的想象,今天听jh说,现在已经有达人提供MD5破解服务了。

尽管这种破解并不构成实质性的威胁(通过增加散列前盐串即可使这类破解无效),但我认为这件事几乎与几年前王晓云教授带领攻关人员攻克MD5/SHA1冲撞的计算复杂性缩减难题一样,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我们真的需要更认真地对待散列串了。

loader同学合并了我们最近一段时间的Handbook翻译成果到中央CVS。CNPROJ的版本与HEAD的差距终于再次缩小了。

很久以前有一种说法是,如果你希望学Unix,那么途径之一就是自己写一个Unix内核出来。这么多年以来,其实成功的人只有1个 :-)

不过,想要学习VFS这样的东西,只要写一个FS就可以了。在tmpfs上面跑了两个小时的stress2,系统还是活的很好,当然还有一些问题没有修完,但对VFS的锁的理解又加深了许多。

前几天听 bugs 说,国内某C2C网站打算这个月开始禁止Firefox用户登录其网站,而说到原因,又是“出于用户安全考虑”,“Firefox无法支持其‘安全控件’”云云。

我没用过这家公司的服务,因此我也不想就这家公司发表什么评论。我觉得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是,似乎大家都很信任所谓“安全控件”。

那么,什么是“安全”控件呢?简单地说,这类控件是由特定商家发布的,基于ActiveX技术实现的一种Internet Explorer插件。尽管不同的公司会以不同的方式进行实现,但这类插件通常会实现的功能,不外乎以下几种:

- 替代输入框,防止其他程序通过hook的方式得到输入框中的内容。
- 以更直接的方式从键盘读取数据,防止非本机键盘输入数据和其他程序监听键盘输入。
- 确保内存中没有某些应用程序正在运行。

很遗憾,“安全控件”往往并不能理想地达到上述目的。更有甚者,事实上这些控件几乎一定会破坏系统的安全性。

FreeBSDChina.org on IPv6!

| 2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今天我们给FreeBSDChina.org配置了IPv6路由。现在IPv6网络上可以直接访问www.freebsdchina.org了。

好大的雨……

| No Comments | No TrackBacks

去年遇到一次大雨,带着自己那把大伞还是淋到了。

今天这次没带伞,不过还好,到家的时候已经基本上快要停下来。想起了法师那个老爷爷、小明和扫堂腿的故事,想想自己,其实很多事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大抵如此。

Monthly Archives

Pages

OpenID accepted here Learn more about OpenID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