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phij's Chaos

选择chaos这个词是因为~~实在很难找到一个更合适的词来形容这儿了……

07 Mar 2004

杂记 2004-03-06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一直想写点什么,但就像 www.delphij.net 的工程一样,planned,然后,就放在那儿了。但我终于决定把一些事情写出来,按照Jeffrey的说法,有的事情憋在心里,最后会拧成一个结,而带来更大的问题。

家里打算卖掉我的那台286,其实我已经有6、7年没有动过它了,但真的说要把它处理掉(家里房子很小,堆在那里很占地),还是有点舍不得。

就技术而言,我不是一个恋旧的人,但对我来说,这台机器并不是“a box”——这台286在5年的时间里带给我的,要远远多于此前我在6年的时间里所学到的东西。同时,它也见证了我的成功、失落,以及我那时所有的梦想,当然,也包括失去亲人,以及好友 MadBoy 车祸所带来的痛苦。

硬盘不算大(尽管是当年的顶级配置),但这台机器运行过MS DOS 3.3, 4.0, DR DOS 6.0, MS DOS 5.0, 6.0, 6.2, 6.22,运行过Windows 3.0, 3.1,运行过VB 3、VBDOS 1、MASM 4, 5, 6、Borland C++ 2.0, 3.0, 4.0、FoxBase(我已经记不得版本了)、Turbo Pascal 3.0, 5.0, 6.0、QB 4.0, 4.5,PCTools 1.0, 4.3, 5.0, 6.0, 7.0, 8.0, 9.0、Norton Utilities 5.0、6.0、8.0、Alert、Central Point Anti Virus、SoftICE、SDK for Windows 3.1、Quick C 2.0、Microsoft C/C++ 4.0和6.0(不是VC :P )、当然,还有很多人所熟悉的GWBasic、Microsoft Basic Compiler 2.0,WPS,可能不太熟悉的CCDOS 2.13f、天汇汉字系统,以及传说中的DELPHIJ-OS 1.0和1.1,还有梦幻般的中文模拟城市,吃豆,还有今天上网的人可能没有听说过的Telix,蓝波快信等等。

用286上网也许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体验,但对我来说,这很可能是我认识“大牛”最多的一段时间。不知道是否合适,但我想用“The Old Good Times(TM)”来形容。在那个时候,每个人给我的印象都非常好,从不会有想对对方大喊RTFM的时候,即使有人大喊要把你打倒,最多也只是一种善意的玩笑。

我想起了当年的 MadBoy Computing Group,我和两个兄弟在小学毕业后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写出了一个主观视角的3D射击游戏,当然,320x200的分辨率,粗糙的画面,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东西,但我一直觉得那是我迄今为止所参与过的最让人感到激动的设计工作,同时,也是最富激情的一次。

只是后来 MadBoy 走了,另一个兄弟去了美帝,剩下我一个人留在这儿。

我一直竭力地不去想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这个事实,只是,后来像那两个人这样兴趣相投而又无话不谈的朋友,越来越少。

一个老师说过,离开学校以后,人就像野兽一样,只能够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受伤的时候,也只能躲起来自己去舔伤口,当时觉得不以为然,而现在,我感觉事实正在证明这一点。

有人告诉我,如果你想要什么,那么就一定要让周围的人知道。

我一直怀疑这句话。

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太多的人让我觉得心灰意冷。

想起了另一件事

某人问过,我是否知道刺破掌心的感觉?

我说知道,因为我试过,在一次做模型的时候,我不小心把手术刀插进了自己的右手……

然后,自然是流血。这种感觉怪怪的,不完全是疼,还有另一种怪异的感觉。

但之后就比较难受了,这块伤折磨了我很久,虽然现在已经看不到了,但我仍然不想再有一次。

这件事也很少有人知道,因为,手心的伤口,除了自己,很少有人能够看到,即使看到,也未必有人会关心这件事,因为,这种感觉,只有自己才知道。我不相信“沉默是金”,但有些话,我还是不会说,或者,觉得说不出口。很多时候,很多事情,我只能选择沉默。

前一段Jeffrey帮我找到了这样一个例子来说明,为什么我应该允许别人沉默,哪怕他们这么做会让我感到难受;同时,他也指出了我对另一个人的口是心非,最后,他告诉我,我应该像自己所说的那样把那个人当作朋友,而不是一个敌人。

我想我做到了,而且,不带一点勉强。

我只是觉得有点累,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别的事情。

我不是一个圣人,也不想做一个圣人,但很多人并不了解我,我不是一个可以活在真空故事里的人,我不是一个可以和计算机过一辈子的人,我同样会犯很多非常狗屎的错误,我也有信仰,只是,这种信仰也许和一些人格格不入。

我知道自己错了,只是很多时候不知道应该怎么去改。

不会(不能)抽烟,也没有别人的酒量,所以,别人排解郁闷的方法,对我而言,不具备可用性;能让我暂时忘记一件事的方法,只有不停地工作,当看到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冲上一杯咖啡,然后去赶班车,在路上小睡一会儿,然后,回到学校继续埋头苦干……

这样做只能越来越郁闷,所以,我在试图改变。

没错,这篇blob是写给某几个人的,然而我也很清楚,他们也许永远不会想到来看,即使看了,恐怕也只会一笑而过,而即使不是,再做什么补救也已经晚了。

“永远不要抱怨自己的处境——要么接受它,要么改变它”,不管发生了什么,日子还得过,人还得活下去,很喜欢Apple的那句广告词“Think Different”,我是否应该思考一些别的事情呢?


Archived: 4 Comments

Weber | March 7, 2004 12:12 PM

我知道这篇文章的目标读者不包括我,但我还是想说两句。
正如我前两天所想的,逝去的人永远不会再回来了,曾经的记忆也仅仅只能是记忆而已,也许我们更应该珍惜的,是身边的人,身边的事,让自己不会在今后想起来的时候再感到心痛……
人这一生痛苦的时候永远也会比快乐的时候多,但如果能忘掉痛苦只记忆快乐,同样可以做个快乐的人。
我这几天心情也很糟,各种原因,感谢你昨天晚上的几句话!

delphij | March 7, 2004 3:26 PM

呵呵……

我的所谓“目标读者”恐怕永远不会想到来读这里的东西,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篇blob是写给自己,而不是他们的。

有人告诉过我,一个人永远不可能真的把一件事忘记,所以这篇blob并不是为了让自己念念不忘地记住什么,也不是为了忘记什么,相反,它的意义在于告诉我,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再去刻意地想,刻意地去做一些事去挽回、弥补什么,因为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我反对嘻嘻哈哈过一辈子,但同样的,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我一直痛苦下去。对别人为自己做的事情心存感激,是我一直以来所做的事情,我想,也是我一贯的做法。

过去的事情也就过去了,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好有坏,但无论如何,这都是过去的事情,我要提醒自己的是,不要总是沉湎于过去,就像那台286一样,它已经是历史了,我在它的硬盘上看到了许多自己以前写的,现在看来都能让我感到震惊的代码——这些,都已经是过去,我不会忘记它们,但不忘记也就是我所做的一切,同时,也是我所能做的一切。

airsupply | March 7, 2004 11:43 PM

虽然你不认识我,但是因为BSD我已经认识你了。一直在关注你的blog,就象你自己说的“不管发生了什么,日子还得过,人还得活下去”,希望你能继续坚持自己的理想,在BSD上有所成就。也希望你不要忘记,你的身边还有很多朋友在关心你。我们要记住的不是伤害过我们的朋友,而是一直关心我们的朋友。
–wish u happy,dear friend

端木 | March 8, 2004 12:37 AM

我其实很庆幸这篇blog的目标读者不是我,不然我现在应该在天上盯着你,或者在地球的另一个角落过着与你无关的生活。这都不是~ 所以幸好我们正在进行的我们的伟大邪恶计划。 所以你看,前路漫漫,你就别多愁善感了。
你我都不是圣人,计算机又让我们变成10%(我估计像你这样极端的恐怕要到5%),还眼见你犯了我知道有史以来最狗屎的email身份验证错误(尤其出自你手,狗屎程度翻倍^_^) 所以你看,咱们还是赶紧做好眼下的事情吧。
no smoking, no drinking, but cola. 这样的人是特殊的,think different的人才会成功。
明天的太阳还有几个小时就又该蹦出来了,祝你能闻到清晨第一缕阳光的清香。在班车上思考一下邪恶计划的小细节,然后去咱们的“特聘教授办公室”开始新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