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phij's Chaos

选择chaos这个词是因为~~实在很难找到一个更合适的词来形容这儿了……

27 Mar 2004

尴尬的抉择?

今天下午一个朋友突然说自己决定不出国了,当然,这是一项私人的决定,我并不认为这个决定本身对或是不对,因为每个人都需要对自己负责,而别人,作为旁观者,也许对他们的决定有一些相同或不同的看法,但是,到此为止,别人的决定只是他们的决定而已,我不想做什么评论。

关于是否出国的问题我想过许多,但其实正像我一直坚持的那样,别人的决定永远是别人的,套用《张飞的流水账》里面的一句话,“鸡蛋永远也不知道狗的乐趣;袜子破没破只有自己的脚知道”。

在别人看来我可能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以前有人用 Immutable (Unix里面这个标记以为这文件不可以被任何一个用户修改,哪怕是root也不例外)来形容我。

其实不是。

说的好听一点,我只是不太容易随波逐流,特别是不动脑子地跟多数人一起做一样的事情,哪怕我前面有10000个人走过这条路得到了成功,对我来说,我会笑笑,“哦,是的,可能那样是不错,因为有10000个成功的先例”,但是,我仍然会评估这么做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

难听一点,我知道哥们的弦外之音,“你小子简直就是花岗岩脑袋,执迷不悟”。

话题回到出国。

我自己的几个理由是:
·首先当然是能学到一些东西
我承认绝大多数东西在国内也能学到,但在许多领域,国外的研究水平和国内有相当大的落差。
·学术环境
我宁愿在一个别人的国家看到外国人的学术腐败,但我不能容忍自己同胞的这种行为。我看到了一些博士发表的论文的英文原版,我认为这是不能够接受的。
·开阔眼界
  我倾向于过稳定的生活,但我认为人在年轻的时候应该去见识更多的事情,去冒险,因为一旦有了事业、家庭等等的牵绊,很多事情就没有办法放手去做了,因为这时候一个人不仅仅需要对自己负责,而且还要对更多的人负责,而一旦这样,人的眼界也就被局限到了一个有限的范围内,而且,很难再有什么新的进展。
  我非常在意一个人的眼界是否足够的开阔。我相信自立更生,艰苦奋斗,但不是闭门造车,更不是要重新发明轮子,而只有知道的更多,才有可能少走弯路。我不认同有了Internet就可以代替一切,就像我认识的一些大师级的人物,当我看到他们的著作的时候,我只是觉得他们“很牛”,而跟他们聊过天之后,我得到的远比看他们的著作要多得多。
  在Internet上,你只能看到一个人的著作,而有很多东西,不仅仅是了解那个人,他的思想,也包括了解一些别的文化,等等,是不可能通过Internet得到的。

做个Scientist/Researcher? 不知道,我不清楚经过四年的洗礼之后自己是否还有那样的潜质,我希望有,但这不是我出国唯一的目的,当然,也不是唯一的条件,甚至于我想说,这或多或少只是别人对我的界定,甚至都不一定正确。

我的想法很简单,做一个对别人有益的人,也许是一个Scientist,也许是一个Engineer,但我并没有给过自己一个明确的定位。

我想起了家里的长辈。外祖父是个Scientist,我受他影响很深很深,包括那种倔劲儿;爸爸、妈妈是Engineer,他们希望我能成为一个Scientist,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在潜意识里也希望自己是一个Scientist,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大学的四年时光,让我朝Engineer的方向走了一大步。

我该怎么办?Scientist? Engineer? 出国从来不是我的目的,我一直希望想清楚的,是这个,但迄今为止,我仍然觉得自己没想清楚。

至少,我不想成为一个被Scientist说“一个搞Science的Engineer能够这样,不容易啦”,而被Engineer说“一个搞Engineering的Scientist能够这样,不容易啦”的中间人物。


Archived: 1 Comment

Bianca | March 27, 2004 5:09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