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phij's Chaos

选择chaos这个词是因为~~实在很难找到一个更合适的词来形容这儿了……

29 Apr 2004

立即加快Grid Distribute工程进度

节录自2004.04.27日记

今天遇到有这么多事情需要去平,我开始有精疲力竭的感觉了,但是我知道自己不能倒下,不能退缩,因为我并不是自己一个人,还有一票兄弟在跟我一起做毕业设计,我必须向前冲,无论这个目标看上去多么的不可行——就像前几天在游泳池里面一样。我实在很不喜欢“死扛”这两个字,然而,这次我必须死扛。

由于之前的各种各样的原因,Grid Distribute已经到达了“必须立即提速”之前可以容忍的极限。预定的“原形最晚交付时间”是明天0点,但目前为止,接口定义只完成了不到10%,作为项目组长,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对于我来说,在毕业设计结束前把 Grid Distribute 至少完成到 Stage 3 的程度是目前最重要的任务。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将不惜任何代价,包括完成2-3人份的工作——本来这个项目最初的计划是一个人在三个月内完成,现在我们有5个人,虽然时间还只剩下一个多月,但绝大多数最关键的任务都已经在前面的讨论中完成。

这一次我完成的任何工作都不会像上次软件工程课设那样平均地匀到其他参与者的身上,我将毫不掩饰地说明这些工作是由我完成的——CVS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工具,任何人参与项目的工作量在上面都一目了然。

我知道会有人觉得这不公平,但上次软件工程课程设计给了我如此惨痛的教训,我想我会记一辈子。毕业设计与大学期间的任何一门实践课程不同,它很公平,没有人能够逃的过答辩,我逃不过,参加项目的其他人也是一样。大家都是20多岁的人,我觉得都会有这样的觉悟,不为别的,至少,都该为自己的未来着想。

安逸了一个月,我知道上个月我做的实际的工作并不是很多,有太多的东西我也需要学,我也在学,我也曾怀疑过自己的力量,但是今天,我知道我不能再等,我也不能容忍别人继续再这样拖下去。

我常跟人说一件事会让我明白很多人生的哲理,我相信很多人不过是一笑置之,但我说这样的话通常是认真的。软件工程课设给我上了如此充实而又生动的人生一课,但一个人可以在一个问题上摔倒一次,却不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一个问题上失败。

我知道自己能够一个人把毕业设计死扛做完,我也知道跟我一起做毕业设计的兄弟能够和我一起把它做完,做好,因为我们的目标一致,因为我们有这个决心,也有这个能力!


Archived: 3 Comments

veijerd | April 29, 2004 2:37 AM

永远不要指望每个大学人的素质都和你一样高
—–from 大学的经典语录

veijerd | April 29, 2004 2:40 AM

咦,你今天居然正好转了那篇帖子~呵呵 :P

Xin LI | April 29, 2004 9:46 AM

呵呵,严格说这两件事没关系,我不想抱怨任何人,但我可以改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