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phij's Chaos

选择chaos这个词是因为~~实在很难找到一个更合适的词来形容这儿了……

07 Jan 2005

人这一辈子只有大学的四年可以由着性儿地搞一搞自己想做的事情啊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有这样长的时间可以没什么“正事儿”可做。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有这样长的时间可以做点稍微出点格,但无伤大雅的事情来学点别的地方学不到的东西。

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有机会的。

没有挫折的人长不大,如果人因为没有能力做坏事而没做过坏事,那他未必是一个好人。好人应该是那些有能力做坏事而去做好事的人,而不是那些因为没有能力做坏事而不做坏事的人。一个一直不做坏事的人,绝没有理由仅仅因此就相信他以后不做坏事,因为他很可能是因为不曾有那样的环境,而不是他们真的不想做坏事。

你能够相信一个周围都是好人的环境能够抓得住坏人吗?未来也许可以,但前提是所有的人都是好人——现在不行。

如果一个环境不允许任何人做坏事,则这些人到了另一个环境就可能去做坏事。

如果一个人从来没做过错事,那么他就没办法知道万一做错了应该如何挽回。

一贯正确的人不会得到负面的经验和教训,他们不可能知道什么真的对,真的错。

有人相信重刑重典来制止犯罪,不错,这提高了犯罪成本,但未必能让人们一心向善。

有人相信把犯罪分子隔离在高墙之外能够制止犯罪,错了,墙未必足够高,足够结实。

一味相信靠严苛的法令去治理国家,是公元前280-公元前233年的韩非的想法。

你相信他吗?

你相信这种办法真的能够有助于改善社会吗?

你会喜欢一个崇尚Be nice to each other的社会,还是一个充满了仇视,检举揭发的社会?如果你喜欢前者,你会让这个地方矗立起高高的围墙,所有的地方充满了高压电网吗?

至少我不会。

我相信好人总归是好人,他们也许很顽皮,也许不怎么听话,但如果你周围的人品质都是好的,这些人真的会变坏吗?

或者,你相信周围的人都是坏人吗?

你真的相信“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因为最重要的是“朱”或者“墨”的影响力,以及人自身的意志。

我不相信可以靠别人的力量去改变世界,我相信世界的前进必须要有足够多的相信“我要让这世界前进”的人的推动。

你也许可以靠教育去改变一个人的理想,信念,也可能不行,但如果不去尝试,那什么都不会改变。

逃避责任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教育的使命是去改变人,因为执行法律是司法机构的职责。


Archived: 3 Comments

supper | January 7, 2005 11:12 AM

关键问题是选择,你可以选择改变自己,或者离开这里,但是别妄图改变这个社会,因为无数的利益集团正是依靠这种仇恨和检举来维系了,无数体系和管理也是依靠他们才能存在的。所以,别抱怨,接受吧。

Xin LI | January 7, 2005 11:15 AM

没有尝试改变社会,这篇文章不是反映社会现状,而是在说某件刚刚发生在学校的事情。

bsdpine | January 24, 2005 12:04 AM

我觉得人的意志最终还是会反映某一类人的意志,不会是个唯一的只是某个人的意志。人们需要的不是去与人隔绝去寻求自己的意志自由来满足孤独的需要,而是逃避这种自由去获得某种意志的接纳,接纳你的是朱还是墨开始你也许并不知道,以后你知道了也不一定真的想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