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phij's Chaos

选择chaos这个词是因为~~实在很难找到一个更合适的词来形容这儿了……

18 Feb 2005

关于我的一篇文章的讨论

http://www.clinux.org/forum/showthread.php?threadid=4972 上面有一群人讨论了一把我的日记摘抄。很可惜,这些人并不了解历史,也不愿意了解历史。让我们来看看他们都说了些什么,我也来正面地回答一下他们。

如果你写不出来,闭嘴,因为你只是一个弱者,世界不同情弱者。
这话说得不好,这种缺少同情心的人的言论,就算是正确的我也不会因此而欣赏他。

我已经过了那个相信同情可以改变世界的年纪。同情不能改变任何事情,做事要比同情重要的多。

如果我的代码因为授权的原因而没有被一些人使用,他们不得不重新开发一个版本,那么我认为我的代码没有发挥它的价值。
如何确保你的代码不被别人恶意使用?这世界从来不缺少卑劣的想法和卑劣的人。

一个如此充满同情心的人,尚且如此不相信世人,怀疑他们会恶意利用,那么,你如何指责我一个没有同情心的人?

好比说,我做了一瓶老陈醋,以GPL发布,于是,如果哈哈可悲公司想要在他们的产品中加一滴老陈醋,于是……
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是不同的,有个经典的例子:你有一个苹果,我有一个苹果,我们交换后彼此仍然只有一个苹果;你有一个idea,我有一个idea,我们交换后双方都有了两个idea……

我有一个苹果,你愿意要我可以给你,只要你不说这是你种的。你把它做成苹果酱,但是并不需要像我一样种苹果。当然,别人也许会跟我说苹果酱很好吃,我也许也会做,但是你不需要公开你的方法。

没有人有义务白白地替别人劳动
听说过"等价交换"这个词吗?获得合理利润是正确的,是好的,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想要获得本不属于自己的暴利就是不对的。的确,没有人有义务白白地替别人劳动,但是也没有人有权利获得不属于他的(这里特指不等价交换中那多出的部分)。

如此充满同情心的人怎么会谈及等价交换?

而不是推广我的什么理念!
你想不想推广什么理念是你的自由,其他人想不想推广他们的理念也是他们的自由,你不想做的不代表别人也没有权利去做。

我的文章没有任何地方提到要剥夺谁的自由。你有权力使用GPL,我有权力使用BSD,但是别用你的GPL脏手碰我的BSD代码。

GPL不过是用了一种不自由取代了另一种不自由
自由与不自由是相对的。

诡辩。

想用这代码?好啊,你也GPL,你也必须开放源代码!
有什么不对的吗?难道你用讽刺的口气说出来就能证明你的观点是正确的?

有什么对吗?如果你认为对,那么,你是否能够给出很好的论据来证明自己?

我一直所说的GPL是一种掠夺性的授权实际上就是指上面的情况。
请给"掠夺性"下个准确的定义,把话说明白了。不要以为随便扣个大帽子就能把人压死。

掠夺性:如果你开发GPL的软件从BSD软件中拿走代码,那么我就不能用你的代码,除非我也用GPL,这不是掠夺又是什么呢?你认为GPL好,可以啊,为什么要让全世界都和你一样?

谁都可以看到,没有几个操作系统里面没有"本软件包括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开发的软件",然而,又有几个严谨的商业操作系统表示"本软件以GPL发布"呢?
本软件包括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开发的软件是用GPPL发布的吗?如果不是,那么这句话想说明什么?

我要说明的是:严谨的商业系统可以使用BSD授权的软件,但未必以GPL发布。

你可以不期待这个厂家、那个厂家给你什么改进反馈,但如果你觉得写个软件就像喝一杯凉水一样简单,那么,当他们的软件执行效果比你好的时候,你难道也没办法知道到底他们做了什么改进么?
我想真正的程序员不会认为"写个软件就像喝一杯凉水一样简单",而"当他们的软件执行效果比你好的时候",想要知道他们是怎么做的也许会比查找Bug还要困难,因为查找Bug的时候我们有源代码看,而这种情况下我们要么自己想个新办法,要么只能猜,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不要对我说什么逆向工程……

真正的?那么你说Richard M. Stallman是否能算真正的程序员?对开源先驱的无知(须知此人还是GPL的作者)真是令人景仰的五体投地啊。

更何况,并不是所有的厂商都只是那么的贪婪。
大人们都说世界上还是好人多,那么为什么还要制定法律,为什么还要公安机关?公司是以赢利为目的的,我可不指望他们会把社会责任看得比经济利益更重,而且事实上大多数公司都是贪婪的,M$贪婪吗?那么为什么不把他的现金全部送到非洲?为什么他们的产品不对第三世界国家的贫穷的人免费?为什么在打官司时都要提出那么高金额的赔偿要求?即使真的"并不是所有的厂商都只是那么的贪婪",那么那些少数的贪婪的公司也会坏了这一锅汤……就像"少数的坏人"也会严重危害和破坏社会治安……

诡辩。代码并不是什么社会责任,把代码看的那么重要的人,一定不是什么懂得架构设计的人,而方法你是无法通过代码保护来保护的,唯一能够保护方法的只有一件事—-专利。我想问问,微软做过多少开源项目你是否清楚?微软公开发表了多少论文你是否清楚?在你攻击别人之前,是否认真地想过自己对不对?

而代码最大的价值,就是被更多的人使用
GPL的强制性的一些条款就是为了保证源代码不会被某些公司控制而无法被更多的人使用……

Again, 控制代码没有任何意义。设计和方法才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实现,最后才是代码。以为控制了每一块砖头就能够改变世界吗?错了,因为砖头摆在普通人手里只是凶器,只有建筑师才能够告诉你如何把凶器变成房子。

而不是宣传什么理想和信仰
看来作者对理想和信仰采取了不屑的态度……难道宣传自己的理想和信仰也有错吗?

我想问问,我在自己的blog上面宣传自己的理想和信仰,也有错吗?

永远不要靠强迫来让别人就犯
如果你不认同GPL,不用它发布你完全原闯的软件就是了,何必来攻击GPL?

我现在就在做这样的事情,但是我没有"来攻击",明明是你自己过来看的。

如果你觉得什么东西好,那么,让别人也相信它。
我觉得GPL好,我想让别人也相信这一点,我可以宣传我的理想和信仰吗?你不会再指责我吧?

靠宣传来让别人相信?这是骗傻子用的办法,很多推销人员都这么做,但我拿出的是货真价实的东西。

############################################
不管怎么说,写这文章的家伙只是哗众取宠而已。
GPL里的强制性措施都是为了确保自由的延续性的。

说到哗众取宠这个词,我以为是人身攻击。当然,不说这个,看看后面的言论,多么动听:“GPL里的强制性措施都是为了确保自由的延续性的。”

你呼吸了公园里的空气,所以我把你关起来,这是为了确保其他人能够自由地呼吸空气。

多么相似的口吻!你觉得这就合理吗?

你可以不喜欢微软的做法,你可以躲得远远的,不用Windows,因为这是你的自由,没人强迫你欣赏微软的做法,没人强迫你用微软的产品,如果你觉得离不开,那么,自己写一个;如果你写不出来,闭嘴,因为你只是一个弱者,世界不同情弱者。

为什么,他/她就不套用一下这个句型,说说

你可以不喜欢GNU的做法,你可以躲得远远的,不用GNU,因为这是你的自由,没人强迫你欣赏GPL的做法,没人强迫你用GPL的产品,如果你觉得离不开,那么,自己写一个;如果你写不出来,闭嘴,因为你只是一个弱者,世界不同情弱者。

GPL在掠夺我们的代码,拜托!而且连我们的版权信息都要去掉,这就是公平的码?抱歉,我不会一声不吭,即使我不说,同样剽窃了BSD的SCO也会和GPL的那个垃圾狗咬狗一把,哈哈,因为这些数典忘祖的家伙都不知道自己用了谁的东西。

因为我喜欢偷懒,这样的文章漏洞百出,有sjinny逐句辩驳一下,我就只用有针对性的说一句就可以了,哈哈。又比如,

就我个人而言,我并不认为开放源代码是什么不可或缺的东西。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

就他/她个人而言,他/她不应该上网了,没有开源软件,互联网应该处于瘫痪状态,他/她实在应该作一个"强者",先把去掉并非"不可或缺"的开源软件后需要上网的软件都写出来再上网。

GPL不等于开源,不要忘记还有BSD。BSD授权比GPL早上十几年,请阅读历史。

至于兜售GPL的政客们,停手吧,你们付账的时候到了,Shut up and code!!


Archived: 2 Comments

vapid | February 18, 2005 2:27 AM

老李你心情不错啊。。。不忙嘛?

freedemon | February 18, 2005 9:42 AM

«GPL不过是用了一种不自由取代了另一种不自由
<自由与不自由是相对的

呵呵,在这一点上,原种角马们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所以他们自称CopyRight Left,不过国内很多无辜又无知的孩子们一开始就误解又误导了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