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phij's Chaos

选择chaos这个词是因为~~实在很难找到一个更合适的词来形容这儿了……

18 Dec 2021

摘除了胆囊

免责声明 这是一篇关于个人经历的个人记录,本人没有受过相关培训,本文并非提供任何医疗建议。本文提及的信息我会尽量列出引用来源,但对于这些信息的准确性不负任何责任。对于医疗、相关法规的任何问题,请咨询专业人士。

我于12月6日在 San Jose 的 Regional Medical Center 切除了胆囊, 这里记录一下相关的经历,主要的目的是整理一下相关资料,方便给娃讲故事。

大约十年前某次回国的时候,冯牛赞助我做了一次高档体检。 与美国的年度体检不同,中国的此类体检服务通常会检查非常多的项目(例如腹部超声波检查), 在这次体检中发现了我胆囊中存在结石。

大约80%的胆结石患者可能多年没有任何症状,也不需要治疗(参见默沙东诊疗手册大众版:胆结石)。 我在过去几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症状,其间与主治医生讨论过相关问题, 并且也在美国做过一些后续的腹部超声波检查,这个过程中也没有发现显著的变化。 今年打过COVID-19疫苗之后有段时间由于身体不适于是运动量有所下降, 这之后发现大便出现了一些变化,怀疑与此有关,但后来恢复运动之后有所好转,因此也没有进行特别的检查。

上周 Apple Watch 突然弹了一条通知给我,表示系统发现我过去一周运动时的心率较平时要高一些(大约20%左右), 由于静息心率变化不显著,加上没有什么其他症状,因此没有特别重视。

周六中午,我们在某家餐厅点了一些羊肉串、一份汤面,一份拌面(附带一提,这家饭馆做的相当不错,不过考虑到本篇的内容可能令人产生不好的联想,因此略去这家餐厅的名字,有兴趣的同学请私聊)。 结果拿回来一看,发现点餐的时候忘记和对方说要少辣,导致娃吃不了,于是只能由我把羊肉串的大部分吃掉了。 吃的时候感觉一切正常,不过从事后复盘来看,很可能就是由于这次比较油腻的食物触发了问题。

周六晚上我开始感觉到胃部疼痛,同时右侧腹部也有些痛但是不太强烈,到后来腹部疼痛感越来越强, 于是我冲到厕所就开始吐,最后把晚饭基本上全都吐掉了,但是胃部疼痛仍然没有减轻。

周日在家休息了一天,吃的东西限于流食。晚上还是疼得厉害并伴有低烧,这是比较明显的感染迹象, 我第二天有一项比较重要的工作上的事情要做,因此也有些焦虑。 为了防止烧的太厉害,在睡觉前,我找到了之前给娃买的 美林Motrin(主要成分是布洛芬)口服液喝了相当于大龄儿童但少于成人的剂量(因为当时疼痛还不是特别强烈)。

一夜过去,早上起来觉得更疼了,和同事及老板大概交待了一下情况之后就开始着手准备去看医生。

此时面临三种选择:

  1. 去医院的急诊室 Emergency Room。从以往的经验来看,ER往往需要等待较长的时间。
  2. 去附近的急诊护理中心 Urgent Care。好处是通常不用等太久就能看到医疗工作者。
  3. 直接打911叫救护车送去医院。

当时我选择了去附近的急诊护理中心,事后证明这是个错误。正确的选择应该是:如果没有需要专业运输的情况(例如骨折、脑溢血之类的情况等),由一名成人直接送去急诊室(Emergency Room),否则叫急救车。

急诊护理中心

注意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此处只是记载一下经历。类似急性胆囊炎这类的问题需要进行验血和腹部超声波检查来确诊,急诊护理中心并不具备相关条件。

首先打了电话,和对方说明了大致的情况是否可以接诊,对方表示可以walk-in。于是坐车去了urgent care。

在 Urgent Care 首先由工作人员指导,自己在洗手间采了尿样(医院急诊室没做),然后和工作人员介绍了大致的情况,工作人员做了 COVID-19及流感 筛查(医院急诊室最终会再做一次), 获得阴性结果之后做了血压、心率及血氧检查,之后来了一位一名护理医生(Nurse practitioner)。对方在做了一系列检查之后认为有必要做一个心电图 (EKG) 来看一看是否有感染迹象, 做完心电图之后对方表示根据目前已知的数据,很有可能是急性胆囊炎,但他们这无法做进一步的处理,必须去ER,并准备了转诊需要的材料。

急诊护理中心产生的费用,保险公司认可的部分总计 $271.94(他们 claim 了 $391,此差距属于正常的讨价还价范围)。

急诊室

我们接下来就去了 Regional Medical Center 的急诊室。首先把转诊材料交给工作人员并登记名字等基本信息, 然后就去旁边等待了。

几分钟后,喊到了我的名字,首先去见了分诊 (Triage) 医师,对方是个反应很快的胖大叔,他首先安抚了一下说我们已经看过了心电图等等, 然后介绍了接下来需要做的一系列检查:血项、腹部超声波检查、胸部X光,以及一般生命体征,并给了我一个带有条码的手环戴在右手手腕上,这个条码在之后的各项检查和IV过程中都会用到, 上面也有文字注明了我的名字、生日等识别信息。

发起这些检查之后,具体进行检查的顺序是异步的。由于在急诊护理中心耽误了相当长的时间,此时疼痛也有所增强,于是在做腹部超声检查之前工作人员问是不是要推我进去的时候我想了想还是接受了。

血项

首先排到的是血项,总共抽了三管血,这部分迅速做完,然后就回到了等待室。

腹部超声检查

接下来是腹部超声检查,检查的工作人员喊了我的名字,并询问我是否还能自己走去检查室。此时疼痛已经更为强烈,我犹豫了一下之后要求用推车推过去。

腹部超声检查和之前做过的检查类似,平躺,然后在腹部涂上经过略为加热的某种gel。此间工作人员简单询问了我的感觉,并在一些区域做了重点标记。 和之前在其他医院做过的腹部超声波检查类似,工作人员表示自己只是做检查,并无权力对检查结果对病人直接进行解读,因此接下来将由一名有医学博士证书的人对此进行解释。

做完检查之后,我被推回了急诊等待室。此间排到了我去做心电图,但由于我当时在做腹部超声波检查,因此心电图室接手了下一名患者。

胸透

接下来我被拉去做了一个胸部X光检查,我认为这个检查严格来说并不是必要的,后来查看病历,发现有一项“疑似新型冠状病毒病”,猜测与此有关。 不过我的症状与COVID-19的典型症状并不一致,并且在转诊时,也有一份在急诊护理中心做的核酸阴性检查报告。此检查未见显著异常。

心电图

回到急诊等待室之后,心电图室再次让我去做心电图。由于已经在急诊护理中心做过一次,这个检查相对来说已经很熟悉了。

再次抽血、静脉注射

再次回到急诊等待室之后,很快我被叫回了做血项的诊室,在这里医生宣布之前血项、腹部超声波检查显示有明显的白细胞增多迹象,而胆囊壁出现了增厚、并在胆囊管发现了结石。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必须立即进行干预,即开始做静脉注射(“IV”,intravenous therapy)进行补液和抗生素。

这是我第一次接受静脉注射,护士在我的右臂插了一根注射管,然后接上了点滴设备。护士询问了我是否有已知的药物过敏,我表示没有,于是他拿来了一袋哌拉西林(piperacillin), 这是一种半合成的β-内酰胺类广谱抗生素,通常用于治疗腹腔内感染。

接下来我被推到了急诊等待病房,在这里是一个一个用屏风隔开的可以半坐半躺做静脉注射的房间。医生表示根据目前的检查数据来看,我的症状符合急性胆囊炎的各项指标, 并且告知了目前所做措施的风险与收益。根据目前的情况,他们建议尽快做胆囊切除手术,根据当天的手术医师(surgeon)值班情况,恰好有一名擅长此类手术的医生在今天值班, 因此如果顺利的话可以在当天安排完成手术。

对于胆囊发炎和切除胆囊这件事,由于之前已经做了不少功课,我还是有一些心理准备的。之前了解的情况大致是:

  1. 胆囊的功能是储存和浓缩胆汁,参与消化的胆汁是由肝脏分泌的,切除胆囊会在短时间内对脂肪的消化产生影响。
  2. 较年轻的患者在胆囊切除后,胆管有可能会发生代偿性的扩大,并部分替代胆囊的功能。
  3. 切除胆囊后,对生活的影响有限。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之后可以恢复之前的饮食,并不需要仅仅因为切除了胆囊而改变食谱,或是特别避免吃高脂肪的食物。
  4. 胆结石有时可以随胆囊收缩排出,但胆结石可能进一步阻塞胆总管,而胆总管上游还有胰腺,因此胆总管阻塞可能导致 急性胰腺炎,而急性胰腺炎相当凶险,致死率较高。
  5. 胆结石可以通过手术取出,也可以通过一些方法碎掉,但这种做法复发的机会较高。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护士来了,他询问了我的情况,测了体温,然后问我要不要接受止痛剂。

止痛剂

此前采用的镇痛药物基本上都是对乙酰氨基酚一类的药物,男护士说了一个我不太熟悉的词(听明白了硫酸,事后查阅医疗记录,是 硫酸吗啡 Morphine Sulfate),我问那是什么,他说一种 opioid(阿片类药物)。

我当时有点担心,因为阿片类药物实际上就是鸦片提取物。美国的阿片类药物滥用情况比较普遍,而这类药物除了副作用之外还有成瘾的问题,于是我询问了这个药是否是必须的,以及是不是会有成瘾的问题。 护士表示在医院的用法会严格控制剂量(我的这个案例中是 4mg)和次数(1次),而急性胆囊炎导致的疼痛则有可能影响后续治疗。

打完止痛药之后感觉疼痛确实有减轻,同时有点头晕,于是稍微睡了一会。

手术医生

继续打了一会吊瓶,接下来手术医师来了,她画了一张包括胆囊、胆总管和胰腺的图,解释了手术的大致过程。 计划做的是一种称为腹腔镜胆囊切除术的微创手术,将要在我腹部开4个口,充气(二氧化碳)之后把位于肝脏后面的胆囊切除, 然后再将气体抽走、缝合。这种手术过程中如果发生意外,则需要转为传统的开腹手术,这种方法的创面较大,恢复时间会比较长。

手术医师介绍了手术的好处和缺点,并介绍了一些其他的方案,表示根据我目前的情况(胆囊内呈泥沙状、胆囊颈发现结石)是比较适合立即做切除的。 保守疗法可以用碎石,但复发率较高且有一定的导致胰腺炎的风险,因此总体上建议切除。 不过,在此之前,必须确认胆总管没有发生结石阻塞的情况,这需要做一次核磁共振检查。 如果发生了胆总管阻塞,则需要先用消化道窥镜取出结石才能做胆囊切除术,这是为了减少发生复杂的并发症情况。 这类切除术的教学视频比较多,这个视频展示的是一个非常类似的手术教学案例。

此间护士给我做了一次COVID-19核酸采样。此时止痛剂的劲已经逐渐过去,心率也有所提高,Apple Watch 连续发了两次通知说我的静息心率过高, 自己的感觉也不太好。

核磁共振检查 MRI

核磁共振检查要求全身不能有金属,我把手表、手机、钥匙等等都提前拿掉之后被推到了核磁共振检查室。 由于设备可能发出比较大的噪声,检查的医生还给我了一对耳塞。他表示这个检查有些部分需要深呼吸, 让我到时候依指令行事。

核磁共振检查做了大约20分钟。由于疼痛,有时深呼吸无法做到位,不过最后总算还是完成了检查。

手术

大约20分钟后,手术医生告诉我检查没有发现胆总管阻塞的情况,因此当天晚上即可进行手术。 此类全麻手术会有一定的概率发生无法苏醒或其他意外情况,家属也不能跟去手术室或病房,于是我让她们先回家了。

从静脉注射室推到了手术准备室,护士帮忙拉上了帘子,我把衣服脱掉,穿上手术服,躺到了手术床上。

和麻醉师见了面,对方告知了麻醉的好处和风险,然后我在两份文书上签字。接下来,护士把我推到了手术室, 在那里他们把我挪到了手术台上,然后给我戴上了氧气面罩。

一觉过去,护士在喊我的名字,然后告诉我手术很顺利,接下来可以去病房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第二天就可以出院了。 到了病房,护士帮我接好了CPAP设备,启动,然后我就继续睡觉了。

术后第二天

第二天一早,有护士来采了三管血来测血项,测了血压、心率、血氧,询问了我的情况。 一大早我没有尿意,护士表示昨天使用的麻醉剂和止痛剂可能导致排尿问题,因此要特别注意。 护士给了我一个尿壶并让我试试看,我试了一下只尿出了一点点。

护士看了尿量,认为这不正常,于是拿来了一个设备,表示目测我膀胱中有450ml的尿,如果尿不出来的话就只能导尿了。 我之前听说过导尿很疼,但是如果尿不出来的话后果更严重,于是接受了这个建议。

两眼一闭,护士说深呼吸,走你!然后导尿管被插进了尿道。接下来有一种尿床的感觉,大约45分钟后,护士表示尿袋已经收集了500ml的尿液, 于是将导尿管和尿袋都撤掉,接下来就得靠我自己了。

另一位护士来测了血糖,发现血糖高达155,我表示这不科学啊,我明明已经一天多没有吃饭了,护士看了一下记录说昨天手术过程中有输过一些葡萄糖, 因此血糖升高属于预期现象,并且会继续监控我的血糖。

接下来周二的值班医生来到了病房,告诉我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我的白细胞指标依然有些高,因此需要再留院观察至少一天的时间。 接下来医院供应了当天的早饭。第一餐基本上全都是流食,包括鸡汤和果冻,我留意了一下果冻,发现里面有添加的糖,于是和医院提出应该换成无添加糖的版本。 吃完之后,护士拿来了一个诱发性肺活量计(“Airlife”),并要求我每小时至少吸10次并观察其测量的肺活量情况, 这是改善术后肺功能并防止发生肺部感染的一项措施。

除此之外就是下床走动了。手术部位还是比较疼,不过病床是包括升降功能的,于是当天我尽量地多喝了水并没事就下来走一走。 吊瓶设备是使用电池驱动的,走完之后插回去继续充电就可以了。

接近中午的时候我成功地排出了大便(基本上是液体),护士表示这样的话可以考虑把我的食物换成粥一类的食物了。于是午饭换成了粥、西式炒蛋,酸奶等, 仔细检查发现中午的食物里又有添加糖,护士表示他们会在后续的餐食中去掉有添加糖的食物。

下午再测血糖时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值,不过保险起见我还是要求提供无添加糖的针对糖尿病人的食物。在晚间,食物已经升级到正常的固体食物了。

当天晚上发生了腹泻现象,护士表示这是目前静脉注射的抗生素的副作用,并表示我应该暂时避免食用酸奶。

术后第三天

周二晚上我体温有所升高,值班护士在静脉注射的药物中增加了对乙酰氨基酚。加上周二上午发现的血糖增加现象,护士在晚上不停地采血测血糖并记录数据,这使得当天晚上的睡眠质量不高。 周三早上照例测了血项,终于到达了预期的水平可以出院了。

周三早餐中包括了咖啡、鸡肉、早餐松饼等等。由于周二晚间的睡眠不足,我在白天又补了一段时间的觉。

午餐的量有点大,我不是很有胃口,所以没有吃完。吃完午饭就开始做出院前的准备了:大概收拾了一下东西,和护士了解了出院的流程,和他们要了一些隔尿垫、湿巾,然后就回家了。

回家以后的休养

尽管是微创手术,但术后感染仍然是一个比较大的风险。护士告诉我的创面愈合情况很好,可以洗澡,但不可以泡水,也不可以搬动超过10磅重的重物。 除此之外,医生还开了一些其他的药,共计有:

  1. 氢可酮/对乙酰氨基酚。这是一项可选的止痛药,由于其氢可酮成分是一种合成自可待因的阿片类止痛药,我没有买。
  2. 甲硝唑片。这是一种广谱抗生素,一天需要服用三次,很苦。
  3. 头孢地尼胶囊。这也是一种抗生素,一天需要复用两次。

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到下午四点了,我吃了甲硝唑片和头孢地尼胶囊之后继续休息,当天晚饭大致正常,不过由于抗生素是下午4点吃的,因此必须在夜间12:00和4:00再吃两种药, 我当时产生了一种自己在组织和慕尼黑、班加罗尔两地的同事开会的错觉。

周三晚间体温略有升高(38.2C),服用了布洛芬。 周四早上快10点的时候发现自己忘记了吃8:00那份甲硝唑片,补上之后深感智力下降,于是写了个脚本来列出不同时间点药瓶中应该剩下多少颗药(这样可以防止多吃或者少吃)。

周四晚间的体温已经基本正常,不再服用布洛芬,周五感觉已经好多了,起床时使用腹肌也没有特别疼痛的感觉了。 吃饭方面,基本上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饮食。

手术在体内留了两个夹子,这两个夹子将会一直留在体内。缝合使用的缝合钉则需要再去一次医院进行拆除,我在 Youtube 上找了一些视频, 预习了将要发生的操作。

术后第一个工作周(12月6日-12月10日)基本上都是在休假的状态,之间参加了一两个时间较短的会,但基本上没做和工作有关的事情。 第二周开始恢复在家工作,工作了4天,周五是全公司假期,和电工讨论了一下电路改造的问题。 在第二周,医院的网站已经可以查到本次手术的相关病历资料, 从切除的胆囊来看,除了超声波看到的胆囊壁增厚以及胆囊管颈结石之外, 切除的胆囊已经发生了坏疽,这种情况还是相当危险的, 死亡率高达22%。 不过,好消息是在切除的胆囊上没有发现癌变的迹象。

目前还在等待保险公司那边的最终费用清单。由于今年更早前的医疗开销比较高,已经达到了OOP Max,因此这次费用应该是完全由保险直接支付的, 只是在看到最终账单之前还是有点不太放心。

20220109 更新:目前保险公司收到了七份账单,总计请款 $154,226.55;保险公司对此进行了砍价,最终认可并支付了 $20,934.17 的费用。详情参见 后续